艾兮

幸会
在下段子手艾兮

emmmmmmmm

解衣藏弓总一人:

悄悄咪咪的,要开学了我会填坑的

八万个基佬同时:

试试 笑死

蛰伏。:

那个...

叶折缙:

那个……各位大佬……我……

我有良人在长安:

emmm你们觉得我是哪个?【乖巧】

奶·挖坑不填·芙:

我……我是啥?
想问下,你们觉得我是?

沉默寡言周哈哈🔥:

秩序善良。

SUGAR-失踪人员:

告诉我!!我是哪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蘋果瑜:

秩序邪恶。……

蘋果餐:

混亂邪惡(。

一瓶假酸🍎:

我。。应该是绝对中立(?)所以今天依旧没发摸鱼- -(瘫

镜澪愔:

相信我!(我是混沌善良waaa꜆꜆٩̋(≖╻≖‧̣̥̇)۶ૈ)

庭院森森森几许:

秩序中立和混沌邪恶hhh

神烦鱼子君:

从秩序邪恶转成善良行列【真是神奇】

疯子and正常人:

我似乎,也是秩序邪恶哈哈哈哈哈哈【喂

七原罪__你充满了决心:

我觉得我是绝对中立。
就喜欢甜的好好的措不及防捅你一刀,就喜欢连载了十几章突然失忆开新坑,我凭本事开的坑捅的刀做的小甜饼,你们爱不爱我,爱我就吃下去,爱我就跳下去。
ヾ(๑╹ヮ╹๑)ノ"想吃小甜饼?好喔。
ヾ(๑╹ヮ╹๑)ノ"想吃甜肉肉?好喔。
٩(•̤̀ᵕ•̤́๑)ᵒᵏᵎᵎᵎᵎ

三月山茶:

我的情況很明顯是秩序邪惡x

我們是我們的。:

覺得好玩來湊熱鬧
除了善良那排我沒有,其他都有,依照文章定位各屬性皆有只是比例問題

目前狀態:用全世界的惡意來疼愛日向(

小六:

看上去好好玩儿~
我应该是混沌善良吧⁽⁽ଘ( ˊᵕˋ )ଓ⁾⁾

外城:

秩序中立+絕對中立……吧?
興致一來就會看到我那陣子拼命趕工,燃盡了就拖稿……(望天)
希望快點忙完三次元打事,不然都沒辦法寫苗日和電話……(難得有點幹勁了)

呓涵噗噗噗:

个人感觉秩序中立or混沌善良。。。
发刀是想过,但是太懒了不发了😂

莫哒晓哒白:

我是谁?我在哪,不知道啊....

我只知道刚入坑时我善良到爆炸,现在死不填坑死不搞事....

深海咸鱼:

 我:真·秩序善良【液

水源 凌:

我一定是秩序善良wwwww(被打

残雪柠:

     秩序善良➕中立邪恶(自己凭本事挖的坑为什么要填?)      
我是坏太太哈哈哈哈哈o3o      

浅岚April

混沌善良or秩序中立。yeah!

雨御Missing:

以前的我是秩序善良,未来的我……秩序邪恶还是中立邪恶……

南肆@轻舟粥:

混沌中立?……还是中立邪恶……?

沒卵用的梧桐:

我想我是混沌善良的(笑)

佰草君——沉迷背单词:

我大概是秩序邪恶和中立邪恶

dark bell:

我们的目标是!

秩序邪恶!


我们的童话故事「100fo点文/大概是童话故事/架空」

「转载」打call打call(。・ω・。)ノ♡

阿巷_你看京都多像长安:

*100fo点文,云亮
*童话故事梗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童话66666(我都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日常ooc
*内涵双龙
*因为一直卡在结尾所以迟到了超久|・ω・`)@艾兮 

——

这真是一个寂静的夜晚。

月亮藏在云层后,一颗星星也舍不得出来,所有人都已入睡,所有动物也停止了活动,只剩下树叶摩挲传来的声音。

一抹不易察觉的黑影在这寂静的夜晚中不停穿梭,翻过城墙,穿过小镇,他来到一座美丽的花园面前,这里种植着各种昂贵奢侈的植物。

在此不作停留,他绕过了花园。

一直来到某个精致的窗户下。

如同飞一般的越上阳台,推开那扇落地窗门。

房间里有各种各样昂贵的装饰,但他对此毫无兴趣,他的视线,从进来起便紧紧锁定在床铺上熟睡的人。

怕惊扰了那人的美梦,他放轻了脚步,一直来到床前。

他看着,他记忆中无比熟悉的精致面孔。

突然的,那双禁闭的双眼猛的睁开,湛蓝清澈的眼神无比锐利,紧盯着他。

他稍稍一怔。

随后勾唇,微笑。






很久很久以前

世界是一个统一的大陆

后来因为自然因素影响,它便被分成了几大块。

其中有一块大陆,是最大,最富有,最繁华的。

这座大陆上面有三个王国。

他们分别是

A王国,B王国,C王国。

或许这非常难以置信,他们的名字跟路人甲,炮灰乙那类人差不多。

就算你不相信白雪公主会聪明到不吃陌生人的苹果;不相信小红帽会聪明到认出狼与人这两个不同物种的差别;不相信小公主会聪明到看见奇怪的房间里有奇怪的人不跑还傻愣愣的上去,最后变成了睡美人。也要相信他们是三个王国,是三个富有的王国。

至于他们的来历这就说来话长了。

不过让我们长话短说。

算了,还是直接跳过吧。

某一日,B王国内,发生了一件大事情,王国上下(其实只有“上”没有“下”)陷入一阵恐慌,国王最终下定决心,贴出了一份告示,瞬间成为了最近最热门的事件。

告示内容如下:

「全城的百姓们,你们近来的生活是否安康?幸福指数是否有待增加?在这样一个资源丰富地理优越气候宜人安定和平的王国内,我想答案应该是肯定的。可就在前几日,却有那么一个人破坏了我们王国的安宁,那个万恶不赦的坏家伙竟然趁夜抢走了我们最美丽最聪明最可爱的公主!我们国王为此夜夜寝食难安,他在为他失去的最亲爱的女儿而无比伤心着!这真是一个不可原谅的罪人!我们在此招募一位勇士,希望能借他的帮助,救出我们王国最美丽最聪明最可爱的公主!噢,据目击人员的解释,他看到公主是被一条龙拐走的,那么她一定是在遥远的龙谷里!哪位勇士愿意主动献身,救出公主,我们定会有丰富的报酬,还会把公主嫁给他——当然,如果公主愿意的话。」

或许这张充满了真诚的告示打动了许多人,所以他们都拍下来转发朋友圈,用网络的力量帮助这个王国。

终于,有一位勇士勇敢地站了出来。

“这位勇士,你愿意带着我们王国百姓的希望,越过崇高的山,穿过清凉的水,走过热闹的村,翻越大深涯,去往高危的龙谷,打败邪恶的龙,带回我们的公主吗?”国王温柔磁性的声音回响在大殿之内,他的嘴角轻轻上扬,双眸略含笑意。这位国王非常温柔,是大臣百姓们的向往——和她的妻子,也就是这个王国的王后,是个鲜明的对比。

这位勇士,名唤赵云的勇士手握拳状,置于右胸,靠近心脏的位置。他的脊梁挺直,头亦抬高。“是的!在下愿意!”他的声音清脆响亮,透露着一股不可动摇的坚定。

国王看上去非常开心,他叫来一位大臣,把最锋利的剑,最好的马,最充分的金币带给这位勇士。“带上这些,配上你坚定的信念,吾相信你一定会把我最美丽最聪明的公主带回来。”

于是,勇士出发了。他骑着最好的马,马蹄不停地赶路,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重的波折困难,终于来到了传说中的龙谷。

那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山顶有个洞口,进去之后,走上一段,便豁然开朗。目光所及之地,是一个大峡谷,巨大的瀑布从天而降,水花四溅,几十米外都能感觉到天空漂浮的小水珠。

瀑布的后面,有一个洞口,赵云勇士来到这里,进往洞口,不多时便听到一声巨响,随机而来的是扑面的碎石!赵云凭借敏捷的身手,轻松躲过那些可怖的石头。抬头定睛一看,那凹凸不平的石壁上,坐着一个人——或许又不是,因为他的下身,是一条龙尾巴。

人身龙尾。

书上所述的传说中的龙王?

赵云怔了怔,便回过神,手上的长枪横在胸前。

龙王下巴微抬,居高临下望着地上的勇士,眉头微蹙。“弱小的人类,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如果你想颐养天年,你就不应该来到这里。”他的语气很淡,但威慑力十足,再加上那锐利的眼神,周身环绕的危险的黑球,足以吓跑一个心性不坚定的人。

可我们的勇士赵云,决不可能退缩!

“你掳走了B王国中最美丽的公主!在下是来解救我们的公主的!快把公主还给我们!”赵云毫不畏惧的对上龙王的眼睛。

东皇太一眼睛微眯。“公主可不是吾带走的。”

“说谎!那还能是谁!”

东皇刚欲开口,突然洞口一阵震动,只见龙王身后,飞出来一条巨大的白色蛟龙。

“韩信?”东皇太一侧过头颅,看见那条白龙将他层层围住,最后化身为人,扣住他的腰,带入对方怀。

做完这套动作,韩信没有理会太一传来的疑惑眼神,只是直直的望向站在地上,那一抹小小的身影。他的内心在想,这个人类坏了他和太一的好事。

至于是什么好事,便不必多说了。

“你若能打败我,我就将公主归还于你。”韩信开口道。

“那好,在下乐意奉陪!”赵云斗志全开。

然后……

他们打上了吗?

当然没有,因为传说中的公主出来了。

诸葛亮满脸阴沉,按照那一头蓬松微乱的发丝来看,估计是午睡被吵醒了。然后他走出来,一个元气弹就轰上了墙,把墙砸出一个大坑。

韩信:“……??”

赵云:“……?!”

诸葛亮:“对不起,我有起床气。”

……

不管过程多么波折,我们的勇士赵云最终还是见到了公主。

赵云接到公主之时,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应该还有点什么操纵,于是他举起手中的枪,指着那两名抱在一起——准确说是白发的抱黑发的,开口:“你们为什么要拐走公主?”

韩信眼角一瞥,银瞳熠熠生辉,不一会儿,他勾起嘴角,虽然没有动作,但却让赵云本能的感到危机。“有些时候,你们总是相信自己的眼睛,被它欺骗也浑然不知。”韩信一边说着,手指一边把玩怀中恋人的长发,太一的头发顺滑无比,让他爱不释手。“当你们的眼睛说是什么,你们就认定它是什么。”

赵云不解地蹙起双眉。“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但是我现在所见到的,一定不是假的。”

韩信轻笑,停下手中的动作,终于正视眼前的勇士。“带他走吧,回到你的王国,然后被你认为的真相蒙蔽双眼——走吧,我们继续我们的婚礼。”他说完,带着东皇太一便飞回了洞穴。

赵云一脸不明所以,但他依然没有忘记那位公主。他将公主带出龙谷,让公主骑上他的马。

赵云:“公主,您……”

诸葛亮:“你再叫我一句公主试试。”

赵云:“……”

赵云轻咳一声,他观察了一番眼前这位,银色短发在阳光的沐浴下闪烁着点点金光,那双湛蓝清澈的蓝色双眼,像大海的颜色,如此纯洁,如此美丽。

——可公主好像和自己是同一个性别……

赵云略显尴尬,他问:“那在下该如何称呼您?”

诸葛亮抬起双眸,略显慵懒的瞧着赵云,就在后者被盯到不自在时,他终于说道:“称我,孔明。”


接下来的展开便是意料之中的。

勇士赵云救出了公主,获得国王的赞赏,他赏赐了赵云一笔可观的财富,并且有意把公主嫁给他。

诸葛亮的表情一直没有波动,他全程都是静静的旁听着,当听到要将自己嫁出去的消息时,也没有任何表示。

“你愿意嫁给他吗?”刘备转头,看向诸葛亮,保持着一贯的温柔笑容。

在赵云期待的表情下,诸葛亮点了点头。

后来他们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婚礼,每个人都很开心,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但是诸葛亮自始至终都是淡漠的表情,好像事不关己。

新婚之夜。

赵云回到属于他们的小天地,一眼便看见诸葛亮正倚靠在床边闭目养神。似是察觉到有人进来了,他睁开了眼,一双宝石般的双眼在昏暗的房间里熠熠生辉。

“你不高兴吗?”赵云走到床边,挨着他坐下,抬起诸葛亮的一直手放在唇边。“婚礼时,你好像没有笑过。”

诸葛亮静静地看着他,没有表情,没有言语。

不知为何,赵云心里有些怅然若失,他低下头,靠在诸葛亮的肩上,声音有些低沉:“……如果不想嫁给我,你可以直说。”

但是,我一直都很仰慕你,喜欢你。

良久,赵云听到头顶传来叹气的声音,一只手轻放在他的脑袋上抚摸:“你知道,谁带走了我吗?”指的是之前失踪的事情。

赵云抬起头,略有些疑惑:“不是龙吗?”

诸葛亮没有再回答他,而是突然站起了身子往窗边走去。

“孔明,你去哪里?”赵云伸手拉住他,被诸葛亮无情挣脱,后者只留给他一句“等我一下”就打开窗户跳了下去,稳稳地落在地上。

看着诸葛亮迅速消失在黑暗中的背影,赵云又怎么会傻等在房间里?他跟着跳了下去,寻着刚刚诸葛亮去往的方向跟上去。

诸葛亮这边,已经躲过了守卫,摸出了城堡。

在挨着城堡的一个小树林停了下来。

树叶不断摩挲的声音显得树林更加寂静了。

“今天已经嫁给‘你’了。”

声音是从诸葛亮的口中发出来的,他对着寂静的树林,声音不大,但也显得突兀。

“你不高兴吗?”

“这是你一直期盼的愿望。”

“不然,怎么会把我带走,闹出那么大动静呢?”

他表情突然一柔,嘴唇微微勾起,他笑起来了,笑起来的模样竟那样好看。

“我知道你在这里,我们以前经常在这里。”

“你可以出来了,子龙。”

“……”

树林里,除了“沙沙”的声响,便没了其它,但诸葛亮的目光一直坚定的向着前方。

倏然,传来一阵枯木被踩碎的清脆声响。

黑暗之中缓缓走出一个人。

……

赵云是在树林进口跟丢的,他非常着急,心里七上八下的,只想找诸葛亮问个清楚。

在树林里搜寻许久,突然听到一丝动静,寻声望去,远远能看到一个……不,或许是两个身影。

走进一瞧,其中一位刚巧是诸葛亮。

赵云有些激动的跑上前,而诸葛亮因身后的动静而转头,前者抓住他的肩膀,声音有些激动,表情有些紧张:“你怎么跑这里来了?再被拐走怎么办?”

“不会的。”诸葛亮对他露出温柔地微笑,看的赵云一愣一愣的。诸葛亮继续道:“你没有拐走我的必要了。”

“什么?”

赵云对此一阵诧异,突然余光一扫,看到另一个人影,抬头一瞧,赵云猛的怔在原地。

就像在照镜子一样,对面站着和他一模一样的人,唯一不同的是,那个人的双眼是暗红色的。

“这……”

赵云非常惊讶,另一个‘赵云’似乎也很诧异,一副没有想到的样子。

唯一淡定的诸葛亮看了看他们两人,如释重负地长叹一声:“把你找回来可真不容易。”

随后,他勾起唇角,像是在看一个分别了很久的老朋友。噢,不不不,或者说,恋人更为贴切。

“欢迎回来。”

……

那是很久以前流传下来的传闻。

有一种人,生下来为异瞳,他的体内就会有两个灵魂。

异瞳人生来勇敢,聪慧,他会带来幸运。

但是一般来说,一个身体难以容纳两个灵魂,因为他们会分出不同的意志,所以这种异瞳人一般很难活下来。

如果要分离两个灵魂,那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因为两个灵魂中间还会有那么一丝联系,要是将他们分离,一个不小心可能会把灵魂毁坏。

很多年前,B王国的城堡内诞生了一位异瞳人,他生来就是红蓝双瞳。

国王大臣们都很惊喜,但同时也有极大的忧虑,他们害怕这个孩子长大以后会承受不住两个灵魂,想方设法分开这个孩子的灵魂。

但是事实告诉他们,这是非常危险的,一个不慎这个孩子就会死去。

就在他们绞尽脑汁想法子的时候,这位异瞳孩子刚交到了一位很好的朋友,他的朋友有一头漂亮的银发,一双宝石般的蓝色双眼。

他们常常趁着守卫不注意,偷偷摸出城堡,在旁边的一个树林里玩耍。

随着一天天长大,国王对他的忧虑也与日俱增。但他不知道,这个异瞳孩子体内的两个灵魂完全没有排斥的现象,仿佛有着极大的默契,两个灵魂安分守己,互相依存。

直到有一天,意外陡然发生,已经长成了青少年的异瞳人不慎落入河里,被漩涡带走了。

听到这个消息,国王非常哀痛,他想为死去的孩子做了盛大的葬礼,但是却久久打捞不上尸体。

异瞳人的要好朋友,一位银发的孩子,闷在房里哭了一整天。

也是自此以后,他开始变得淡漠,不似从前那般活泼,仿佛曾经那个可爱阳光的孩子随着他的异瞳朋友一起消逝了。


“一起消逝是什么东西?这听上去一身鸡皮疙瘩。”看完故事的诸葛亮眉头紧皱,对此说法表示强烈不满。此刻他正靠在赵云的怀里,手上拿着一本不薄不厚的书,书的封面上写的是《王国事件簿》。

赵云轻声一笑,此刻他左眼为红,右眼为蓝,正是书里所提到的“异瞳人”。他安慰似的拍拍诸葛亮,说:“是吗?我挺喜欢的。”

将书扔去一旁,诸葛亮全身靠在赵云怀里,颇为惬意:“我以为你当时已经死了,后来是怎么逃出来的?”

“我也以为自己死定了。”赵云搂着他,忆起当年的往事:“我不太记得具体发生的事情了,那个时候我快要窒息了,但是很不甘心就这样死去,后来隐约感觉身体被强制分成了两个,然后又因为这分开时的冲击力跳出了漩涡。”

“看来异瞳人还有死里逃生的技能。”诸葛亮轻声一笑。

赵云低头,在他额头上落下一吻:“是啊,不然就看不到你了。”

“别贫。”诸葛亮在他脑袋上轻敲一记,问出了心里一直存下的疑惑:“传说异瞳人两个灵魂难以容纳,但是我看你好像并没有那种感觉,书上也说了。”顿了顿,他继续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不能容纳,是因为没有共同的地方,如果有了,那就很容易了。”

“共同的地方?”

“是呀。”赵云弯起双眼,将诸葛亮推倒在那张柔软的床上,将他吻的面红耳赤了才放开他,附于他耳边轻声细语道:“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地方,就是爱你这件事。”

-fin-

[伊索寓言](耽美版)

4.掉在井里的狐狸和公山羊
狐狸喝醉了酒
就着朦胧的夜色跌跌撞撞地往家走
不成想失足掉进了枯井里
竟然就在井底睡着了
等他揉着眼睛起身时发现身上压着什么东西
...那只蠢山羊
"喂.醒醒"
"...嗯?怎么啦"
有点萌.狐狸觉得自己中了一箭
"咱俩掉井里了.得想办法出去"
"..."蠢山羊的表情依旧懵懵的
狐狸也不指望他想出什么办法来
认命般的叹了口气
"你先托我上去.我再把你拉出来"
当他上去后却没按照约定把山羊拉出来
山羊坐在井底.快哭出来的样子成功取悦了狐狸
"叫老公就救你"
"...老公.老公救我qwq"

5.寡妇与母鸡
(讲真关于这个不是我不想写  是实在写不出
百合什么的  臣妾做不到啊)

6.徒劳的寒鸦
寒鸦暗恋宙斯很久了
但他自卑于自己的相貌
觉得那点小心翼翼的喜欢都是亵渎
甚至不敢光明正大的看着宙斯
听到宙斯要选美人的消息时寒鸦很开心
他终于有机会离宙斯再近一点了
寒鸦在河边一边捡拾着漂亮的羽毛一边想
我要用最好的姿态去见他啊
哪怕不及其他人的万分之一
他要选的那些...
想到这里寒鸦就想不下去了
于是他又专心致志的捡拾起羽毛来
...
很意外地
寒鸦竟然成了唯一入选的
宙斯将他扔在床上时他还是懵懵的
"丑死了"
宙斯说着就把他辛辛苦苦集齐的羽毛丢在了地上
寒鸦本就自卑怯懦的心更是如坠冰窖
"...我..."
宙斯搂着寒鸦腰肢舔舐他精致的锁骨
"还是最喜欢你原本的样子"

[古风微小说]

#原创#
英雄救美 很老套的桥段
大概是寂寞了太久 他承认 他喜欢她
可他一代侠客 志在四海 注定不会屈于这小小的县城之中
"相濡以沫 不如相忘于江湖"
父亲让她嫁人 她不喜不悲 "好" 反正不是你 谁都一样
新婚之夜 他掀开盖头 将诧异的她拥入怀中 她泣不成声
"为夫想了很久 果然 有娘子在的地方 才是四海"

[古风微小说]

#原创#
她终是饮下了那杯毒酒,她只是仍放不下他而已。
被黑白无常错勾了魂魄。阎罗殿上,斜倚在座上的阎王,野兽般的气场,阴冷的气场,却让她一见倾心。回到阳间后,她无时无刻不想着他。入骨相思,成疯成魔。只能用这种方式再次与他相见。
“阳寿未尽,”阎王对无常道,“送回去。”
她鼓起勇气走上前,小心翼翼地握住他冰冷的手,“我喜欢你,我想陪着你。”他木着脸,不语。
她有些慌乱,却没有松手。
一旁的无常轻叹,总算有人没被老大的气场吓退。大笔一挥,生死簿上,女子的阳寿正正好好变成了十九。

[古风微小说]

#原创#
她世代行医 救死扶伤本是理所应当之事
他却纠缠不休 "姑娘 你救了在下 在下无以为报 不如以身相许可好"
日复一日 她终于动心
婚期渐近 他的仇家寻上门来
她不要离开他 他冷冷地看着她 "在下只不过想在此处寻个安身之所 如今仇敌寻来 姑娘也没了用处 念你救命之恩 你走罢"
言罢 他已飞身迎战
终究 寡不敌众 危急关头 她挡在他身前
"医人者 亦能杀人""……"
"我这里仍是安身之所 公子可愿留下来了"

[出差]

#空间梗#

刘邦出差.韩信送他去车站.韩信本想送他到车站里面的.谁知检票员不让进.刘邦在里面瞅了瞅韩信哈哈大笑道:来呀~你来打我呀~你进不来略略略!韩信笑了笑心想等你回来有你好受的.谁知旁边的检票员张良对韩信说:你进去吧.这次给你个特例

[课间]

#乱七八糟#

孙尚香翘着腿坐在课桌上
捏着小乔的团子头抱怨刘玄德一点都不浪漫温柔
"还是你家周瑜好"
刘备委屈巴巴的为自己申辩
被大小姐狠狠堵了回去
"呸。"
 
吕布缠着他漂亮的女同桌貂蝉给他讲题
貂蝉拉住了正好路过的学霸赵云
赵云专心致志的分析题目
左右坐着两个心思全不在学习上的学渣

钟无艳猫着腰往教室外面溜
被语文老师老夫子用教鞭勾了回来
"怎么.又想溜去办公室偷答案?"
钟无艳见行事败露不服气的瞪了回去
"老娘要你管?"
气的老夫子胡子都翘了起来
  
高渐离和蔡文姬窝在角落里讨论着音乐社的事
他的小女友荆轲坐旁边支着下巴发呆
神游天外
高渐离揉了揉她的头发
"要不给你唱首歌"

庄周抱着他的鲲形抱枕靠在扁鹊肩头打盹
微风吹得窗外的树叶沙沙作响
阳光透过间隙洒在他的脸上
断断续续的光线让庄周不适地皱眉
扁鹊抬手替他挡了
"抱枕哪我有舒服"

狄仁杰隔着半个教室喊李元芳
"元芳  那个侦探片更新了!"
李元芳捧着一大包零食蹿了过去
还把刘禅摆在桌子上的机关零件撞掉了
安琪拉看着头也不回的李元芳皱眉
刘禅倒是一点也不在意
盯着替他抱不平的安琪拉傻笑

马可波罗把桌子上的课本都塞到课桌里
拿出了一张中国地图铺在上面
"假期去哪儿玩好呢"
王昭君坐在他旁边呆呆地看着他在地图上标记
目光有些湿润
"我有点想家了"

不良少年曹操一反常态 
没溜出去抽烟反而跑去找了武则天和芈月
两个大姐头靠在墙上抱着胳膊审视他
语气不甚友好
"干嘛"
"...那个"
曹操没想到他还有紧张扭捏的时候
"...我想追甄姬"
"哈?!"

典韦张飞廉颇程咬金四个人
下课铃响起的一瞬就抱着篮球飞奔出去
过了一两分钟就听到他们在楼下喊项羽
"项羽!就差你了!"
虞姬从课桌里摸出两听雪碧
戳了戳项羽胳膊上硬邦邦的肌肉
"走吧.我陪你去打球"
项羽就拉了虞姬的手跑出教室

李白站在窗边吟诵下周诗词大赛需要的稿子
反复斟酌还是觉得有些不满意
韩信见状凑了过来
神神秘秘地塞给他一个瓶子
"...二锅头?"
李白回给他一个够兄弟的表情
咕咚咕咚猛灌了两口
然后全吐在了韩信的衣服上
"卧槽你吐我一身"
"卧槽这是什么鬼东西"
韩信扯了纸巾擦衣服上的水渍头也不抬
"草蛇水啊"

兰陵王有些担忧地看着萎靡不振的花木兰
"你怎么了"
花木兰有气无力的摆摆手
"没事儿"
"...那你..."
"还不是我妈逼着我穿这件幼稚得要死的衣服"
兰陵王轻咳一声
"挺好看的.很可爱兔子"
"真的么?"
兰陵王点点头.藏在口罩下的脸有点发烫

牛魔王环顾整个教室也没发现孙悟空
只得跑去问露娜
"猴子人呢"
"诶.别提了"
原本趴着的露娜猛地坐了起来
"那个新来的语文老师达摩!喊猴子去办公室了"
她又转过头来瞪着牛魔王
"你说!那个达摩以为剃个光头就能掩盖他地中海的事实么!"
"人家正打算把大话西游的电影票送给猴子呢!"
牛魔王一脸懵逼

不知火舞和娜可露露两个外语课代表也是有点懵
她们去办公室找老师商量作业的事
但是老师又不在
办公室其他老师也表示没有看到宫本武藏
"要不...外语作业就当作没有了吧"
火舞想了会儿.很赞同露露的想法
"那就没有了"

坐在狄仁杰前面的妲己一直翻课桌里的东西
好像在找什么
元芳终于忍不住打断她
"你找什么呢"
"我的心"
"...啊?"
沉迷悬疑恐怖片的元芳哆嗦了一下
妲己连书包都翻遍了也没找到自己要找的
不禁红了眼眶
"妈妈给我做的爱心便当找不到了"

韩信一遍吃着从妲己那儿顺来的便当
一边被李白满教室追着跑
路过扁鹊的座位时急刹车停了下来

蹲在地上捂着鼻子的李白表示韩信头好硬
韩信朝着庄周怀里的抱枕伸出了手
被扁鹊要杀人的目光制止了
"我就摸一下"
"...想都别想"

狄仁杰拉着要誓死查找真凶的元芳直呼冷静
韩信还在和李白玩你来追我啊的幼稚游戏
被吵醒的庄周揉着眼问怎么了
扁鹊抚着他的头发说没事儿继续睡吧
高渐离歌声被吵闹的氛围干扰得不成调子
荆轲依旧支着下巴.温柔的看着他说真好听
花木兰在兰陵王的默许下小心翼翼摘了他的口罩
终于看到那张惦记了很久的脸
马可波罗拉着橘右京和王昭君讨论假期旅行
他说我们去你家乡玩吧你来当导游
老夫子恨铁不成钢地瞪着钟无艳
把一个装满了复习资料的U盘扔给了她转身就走
赵云放下笔让两个学渣自行理解
然后就拉着诸葛亮出了教室
迎面撞上了刚迷路回来的宫本武藏老师
还在办公室听达摩絮叨的孙悟空内心简直要大闹天宫

目睹了所有的张良环视过教室
又低头看了看旁边专心致志逗仓鼠玩的刘邦
叹气
"...人与人的头脑..."
......

[他们为什么被分手]

#空间梗#
#梗少cp多怎么破(自行带入吧qwqq)#

赵云:
曾经军师和我说
他说他爸妈
出去旅游要一周
他一个人在家好怕

并不宽裕的赵子龙
用半个月的生活费
给军师买了防狼喷雾和电击枪

项羽:
大学的时候和虞姬约会到很晚
她和我说宿舍门已经关了
不知道该怎么回去

不信邪的项羽
花了十五分钟敲开了女生宿舍
并和宿管阿姨大吵了一架

刘备:
曾经香香问我
想不想尝尝她唇膏的味道

求知欲很强的刘备
吃掉了香香的半根dior
觉得味道一般

马可波罗:
大四毕业
我和橘子去旅游
住一个房间
那天洗澡的时候
门没关

爱开玩笑的菠萝
接了一盆冷水
对着橘子泼了进去

至尊宝:
有一次
我约紫霞去看电影
她让我把身份证给带着

讲道理的至尊宝
用了半个小时告诉紫霞
看电影不用登记身份证

刘邦:
有一次
我和韩信
已经准备那啥了
他让我用手机放点抒情的音乐

没有分清
抒情音乐和伤感音乐的刘邦
放了《烛光里的妈妈》和韩信抱头痛哭

狄仁杰:
我在元芳自己租的房子里打扑克
元芳说
谁要是赢了
就可以在对方任何部位
画乌龟

擅长牌技的狄仁杰
在元芳的胳膊上画了两百多只小乌龟

吕布:
有次徒步旅行
我和小蝉住一个帐篷
小蝉问我
有没有亲过女生

并没有接吻经历的吕布
觉得自己受到了羞辱
赌气在帐篷外坐了一夜

刘玄德大概已经被大小姐一炮轰死了
水果组内部切水果玩2333333
至尊宝:如果上天能给我一次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说三个字.带、我带!
撩妹狂魔的君主竟然分不清抒情音乐和伤感音乐.放了首有关前世今生的歌.然后重言一边哭一边揍君主.emmmm还是裸着的辣种、带感
元芳带着治安官赌博?不存在的[摊手]
至于吕布嘛.坐了一夜还是做了一夜就说不准了

[伊索寓言](耽美版)


1.狐狸和葡萄
狐狸望着葡萄架上水灵灵的葡萄流口水
奈何身高不够
蹦蹦跳跳好半天也摘不到
他一边咽口水一边转身离开
"哼  肯定是酸的"
后来他路过那里的时候
一个紫发紫眸的少年坐在葡萄架下小声啜泣
"你怎么了"
"有...有个大坏蛋...说我是酸的.不好吃"
狐狸闻言心虚地摸了摸鼻子
"咳咳.别听他胡说"
"那你尝尝我是不是酸的"
...
"你...尝出来了没有"
狐狸把少年抱在怀里蹭蹭他的脸颊
"甜的!"

2.狼与鹭鸶
狼在火拼中被流弹打中
他手下的小弟硬扯着他退出了战斗
"老大!大不了东山再起!"
狼沉默半响最终还是满怀不甘撤退了
伤势有些严重
狼在撤退途中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是在一家小诊所
他挣扎着起身要往外走
一直忙着整理药品的医生终于开口
"酬金还没给"
"呵  你能在黑帮老大手里活着走出去 难道还不满足 怎么还要讲报酬"
鹭鸶上下打量了他一番   忽然笑了
"那我只好自己来取我的报酬了"
"...你干什么!..喂..唔唔.."

3.小男孩与蝎子
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蹲在墙角捉蚂蚱
缩在砖缝之间的蝎子也被发现了了
小蝎子明明怕得要死
还是举起蝎尾威胁小男孩
"你..你别抓我.我可是有毒的!"
"我不抓你.我想和你做朋友"
小蝎子的蝎尾还是没有放下来
小男孩把蚂蚱都推到小蝎子面前
"这是给你的礼物.和我做朋友好不好"
"...好"
...
小男孩.不对.当初的小男孩已经变成了大男孩
小蝎子也幻化人形成了少年模样
"这是给你的礼物.做我男朋友好不好"
"...好"
男孩把戒指戴在他的手上 亲吻他的额头